“纳比派先驱”和“抽像艺术先锋”丨纳比派画家-保罗·塞律西埃!

” 。画中不用拟态的颜色,而是用感官感受到的景和人的颜色。视觉效果多强烈。

他早在于英国遇到高更之前,便已经和朱利安画院的同伴(摩里斯·德尼,博纳尔,维亚尔,卢塞尔,朗松,彼欧,依拜尔)组成了一个讨论哲学与美学的团体。

这个讨论会便是导致一个美学潮流的独立派画家运动的起源。因此,1888年,当塞律西埃作为使者,从英国带来高更有关绘画,像征和综合的理论时,欢迎他的阵地已经准备好了。

在朱利安学院时期(1885年-1890年),他遇到了一众艺术家好友,其中就有莫里斯·德尼(Maurice Denis),皮埃尔·博纳尔(Pierre Bonnard)等。这群年轻的学生便是未来的纳比派。

1888年的阿旺桥旅行时,遇到了艺术家兼理论学家的埃米尔·伯纳德,后者正在研究像征派,因此给了塞律西埃不少灵感。塞律西埃也在此遇到了高更。高更建议他摒弃过多的修改修饰,简化一切:包括构图视角,颜色等。

秉持着“超越印像派光影的表达,发展更自由的演绎方式,简化看到的,表达感受到”的想法,并且在高更的建议下,塞律西埃完成了创作第一幅纳比派画作。

对于直接师法造化的印像派艺术,塞律西埃抗之以推理和论证的逻辑。对即兴和直觉,他则答之以思想。

他的绘画是构思缜密的。其素描及创作的简练并非由天真稚拙而成。可以说,塞律西埃的作品无不具有对自己不断的控制。人们可以从中看到画家的感受,但它是抑制着的,如同隐藏在严厉戒律的幕后面一样。

画中的景色既熟悉又陌生。仔细看,风景依稀可辨,左上的树木,中间幽静的小道,右上的房子,下方波光粼粼的水面。然而却不同于比如印像派的前辈们,塞律西埃摆脱了常规“写实”的束缚,倾向于用颜色描绘感官感受到的,心灵认可的景像。

画中的物体是由大量的色块组成的,首先,物体的色彩不是我们平时所看到的自然的颜色,颜色是“非拟态的”; 其次,画中没有描形的实线,因此物与物的边界并不明确,呈现的是色块与色块间相互倚靠、重叠,交融的状态; 最后,可见的笔触和略厚重的颜色也使得这幅画的视觉效果呈现更加强烈。

这幅画是塞律西埃在阿旺桥与高更的交流下创作的。根据莫里斯·德尼的回忆,高更是这么对塞律西埃说的:

你是怎么看待这些树的?它们是黄色的,那么就用黄色画; 这个阴影如果更偏蓝色,那就用纯群青画; 这些红叶子,那就用朱红色画。

因而这幅画被挂在了纳比派聚会地点(朗松位于蒙巴纳斯大道的画室)的墙上,犹如团体的圣物。

自1890年离开朱利安学院后,塞律西埃发展着自己的风格,他尤其对神智学感兴趣。1891年的时候,他参加了在Le Barc de Boutteville画廊举办的第一届印像派和像征派画家展。

后面几年,他也有陆续参加后面几届展览。他的风格是独特的,一方面有受到高更对于色彩构图方面的影响,一方面,由于他自己在不同的剧院担任布景师装饰性的一面。

旅行也使他灵感源泉丰富。他曾经在1893年的时候和伯纳德以及在1895,1899年和德尼一起前往意大利,徜徉于艺术的殿堂,他本人非常推崇意大利文艺复兴以前的艺术。另外,因为他的好友兼画家扬·维卡德(Jan Verkade)在德国博伊龙的本笃会修道院(Benedictine abbey of Beuron)皈依基督教,他在1898年第一次前往拜访。

他在修道院看到了宗教艺术中的那些几何表现和精妙的构图,他十分迷醉于这些“神圣的计算”。

人们经常希望他能更奔放一点,因为在知识上的光明磊落,趣味上的纯正,和职业上的智慧,还不足以造就杰出的作品。塞律西埃的思想要比他的画更具有说服力,当我们观看他的画时,不禁会想到,如果作者不给其天赋加以如此桎梏的话,它们将会是什么样啊?

他的画的确是当代艺术长河中不可缺少的一环,因为画家解释了今日绘画的一个缺了他便不能理解的时刻,并使这一时刻避免重复。他协调了在印像派画家高更、摩里斯·德尼、博纳尔,维亚尔之间矛盾着的东西。

他实在是生得早了几年。因为他走向诗歌创作的时候,正是像征主义时期。如果他晚生十五年的话,在立体派兴起之时,他定会表现出青年的激情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